主页 > E派生活 >《邱子安专栏》性平集团陷迷思伤及宪政民主 >

《邱子安专栏》性平集团陷迷思伤及宪政民主

2020-06-11 来源:E派生活   |   浏览(716)
《邱子安专栏》性平集团陷迷思伤及宪政民主

在同婚争议中,以下迷思被反覆传颂,深信不已,新闻媒体基本上以此框架报导,性平集团成了媒体报导中的「挺同」,至于宗教就理所当然变成「反同」:支持同性婚姻是普世人权、进步价值,会得到世界的认同,而宗教势力蛮荒落后,迫害同性恋,阻止人权进步。

提倡性别平等的集团有台北高雄等研究所、政院与教部的性平会、提倡性别平等的民间团体,可说是集学界论述、政府政策机制、民间动员于一身,有高度的信仰系统与共通语言,并且至少累积了十几、二十年的结盟经验,是着名公共政策学者 Sabatier 与 Jenkins-Smith 所称的「倡议联盟」,遇到外部环境变化时会快速的用其信仰系统处理、应对,有极大政策影响力。性平集团集结成倡议网络,好处是对外部意见影响快速、一致的回应,坏处则是倡议联盟形成绵绵密密的网络关係,外人难以介入,遑论施政层面的民主监督、课责。从这几年来宗教方愈滚愈大的民意挑战来看,坏处的部分正在放大。

许多的性平集团的迷思正在形成,甚至扩散到主流媒体:

一、释 748 要求专法违宪

这并非事实。释 748 指出强调:「有关机关应自本解释公布之日起 2 年内,…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至以何种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于民法亲属编另立专章、制定特别法或其他形式),…达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护,属立法形成之範围。(第十七段)」、「又本案仅就婚姻章规定,未使相同性别二人,得为经营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关係,是否违反宪法…之婚姻自由及…平等权,作成解释,不及于其他,併此指明。」这号解释仅仅包括配偶间权利义务。

由伴侣盟主持人许秀雯担任其中一位律师,而由祈家威提出的释宪声请,指出:「…婚姻/家庭作为社会中一个特定组成的单位(例如户政制度、社福制度、财税制度均有针对『婚姻/家庭』作为一个『单位』之相关设计),双方当事人进入此制度后须依据法律规範处理彼此之间以及与国家机构互动的权利义务。(参、三、(一)、2.)」,释宪声请当初想要除了配偶间权义,顺便一网打尽财税社福方面的益处,大法官上述段落,就是写给声请人看的,许律师是看不懂还是不想看懂?

同婚是各界专业人士也莫衷一是的议题,宪法学者各有坚持。大法官解释不合其意,学者当可从论述上批判,但刻意将明白清楚的「专法不违宪」扭曲成「专法违宪」,从社会学巨擘韦伯提倡的「学术作为一种志业」来说,恐怕是陷入了迷思。

二、同性不能结婚违反国际人权

「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约」是国际人权法体系重要的基础,我国也有两公约施行法。经社文公约第十条「一、家庭为社会之自然基本团体单位,应儘力广予保护与协助,其成立当其负责养护教育受扶养之儿童时,尤应予以保护与协助。婚姻必须婚嫁双方自由同意方得缔结。」既保障婚姻,又没有提及性别(不像公政公约第二十三条明叙「男女」),予人无限遐想。

负责公政公约解释的人权委员会第 19 号一般性意见第二点指出,国与国或国内不同区域,家庭的概念都不相同难定义,依据立法或惯例视为家庭,就应予保障,或许包涵核心家庭、大家庭、单亲家庭…各有不同保障程度。跟家庭保障更密切的儿童权利公约,其负责解释之儿童权利委员会第 14 号一般性意见第五十九点、第七十点则指出家庭可能有血缘、领养、寄养、大家庭、社区习俗…等广泛理解,同委员会第 11 号意见第四十七点则指出国家应蒐集原住民族家庭习惯等资料,有文化敏感性地设计家庭制度。

总之,联合国的人权法体系为了尊重各国文化,对家庭概念採取开放,允许各国立法形塑的态度,重点是若被承认为家庭,应予保障扶持。从这个角度,很难说国际人权支持同性婚姻,因为国际人权根本不限定特定家庭型态。

之前联合国「公共资讯部非政府组织执行委员会」主席纳兹来台湾访问时,表达台湾婚姻定义公投,宛如纳粹剥夺犹太人权。这常被引用成「联合国挺同婚」,其实可以被打入「假新闻」之列,因为这个委员会是负责扩大非政府组织参与以及资讯公开,并不负责人权事务,有点像是教育部发驾照,官员捞过界。

三、人权不能公投

「人权不能公投」这个命题本身并没错,但是当下公共讨论的提法,意思是人权业已惨遭公投,才要修法围堵,可说对公投结果的精神胜利。

这仍不是事实。中选会与行政法院早已处理过是否违反人权的争议。民法以外保障同性结合以及婚姻定义两案(即后来的第 12 案与第 10 案)在中选会审查中指出,经补正后已无违反释 748 之嫌(见中选会第 505 次委员会议第四、五案之决议),因两案均不排除同性二人行使这号解释的婚姻自由。这两个决议经过行政诉讼,法院对第 12 案判断:「再承前述,司法院释字第 748 号解释认以何种形式达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护,属立法形成之範围,是尚难认有原告所主张系争公投提案公告之主文以民法以外之立法形式保障,将必定导致立法结果损害原告权利或法律上之利益情事。(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107 年诉字第 931 号判决理由六、(二)、3.)」,对第 10 案亦有非常类似判断(北高行 107 年诉字第974号行政判决理由六、(二)、3.),这两个诉讼亦有祈家威提出、许秀雯代理,结果败诉后祈竟表达官司不重要,现在战场在立院。乱指别人欺压人权,难道不需要检讨、道歉吗?

《邱子安专栏》性平集团陷迷思伤及宪政民主

也就是说,即使公投再修法前的制度,早就会处理人权有没有被公投的问题,处理的结果,性平集团屈居劣势,能再用这种迷思宣传吗?

性平集团过去对改造男女不平等的一夫一妻制、性别实质平等与刻板印象除魅,有非常大的贡献,但其理念受其他国民挑战时,漠视既有制度,打出人权牌却扭曲人权意涵、忽视民主宪政处理争议机制,则演变成危害到宪政民主的一股势力。

相关文章